轶想天开

甜文写手.因为想要给自己喜欢的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用心写每一篇文.

高三.

封笔

轶葵

雪仗打不动了…放一下整理的leo司剧情吧


结婚啊!!!

【leo司】此漂流瓶非彼漂流瓶(上)

⦁流浪作曲人leo⨯没落贵族司

海鸟的鸣叫声化为丝线将被冲到沙滩上而卷到半空中的浪花一朵一朵串起,它们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动着七彩的微微磷光,像是一串漂亮的玻璃珠子,又随着海风再次落入湛蓝无边的大海中。

朱樱司踩着暖乎乎的细沙,拎着水桶和拖布一步步的走向海边,直到清凉的海水没过脚腕时才停下。

他挺直腰杆,一波波打在礁石上的海浪像是打在他的心口上令他沉闷不已,他抬眼将空中那一抹金黄色收揽下来,遂而阖上眼眸。

大海奏出的旋律被编织成一支曲子,这支曲子似乎找到了他内心深处的那道裂纹,趁他不被便悄悄流进去,将他从疲惫不堪的状态中拽出来。

但似乎还不够,他的心口仿佛被什么死死堵着,他将水桶和拖布扔...

想写一篇带有海风浪漫气息的leo司的故事

——做我的水手吧哈哈哈哈哈哈!☆

——……是。但请您先掌好舵啊……

目前想的是流浪作曲人leo⨯没落贵族司

这大概只是一个美好的假想吧……我写出来不知道是什么鬼样子(。

【leo司】占有欲


⦁互相吃醋

⦁双向暗恋

1.

甜腻顺滑的感觉从朱樱司的舌尖蔓延开来,神经细胞被激的活跃起来,注意力全身心投入到眼前的娃娃机上,在信心满满的按下红键后却又紧张的攥起衣角,视线随着机器的运作移动。

好,抓到了!

朱樱司暗暗叫好,红眸因喜悦的讯息而闪闪发亮,随后咽口唾沫,直勾勾的盯着被抓住的娃娃,机械摩擦产生的声音鼓动着他的心跳——

“啊!为什么又失败了!”

朱樱司懊恼的大口咬着冰淇淋,家教良好使他没干出砸娃娃机这码事,而事实上他是很想这么干的。

从刚才到现在,他至少投了三十次币,而每次内心都要经受这样的煎熬,每次都差那么一点。本以为多来几次掌握经验就好了,毕竟他平日不会到这种游戏厅,要不是隔壁班的真白君捏着一张抽...

【瑞嘉】无声告白

⦁原设。bug有,请忽略为何在这么残酷的大赛里还会出现最后那一幕(。

1.

格瑞自认为他自己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对于周遭事物很快就能做出准确预判,这便是在战斗时为何他没有多余的动作的原因。

从不拖泥带水、行动干脆利落,这是他作战的标准之一,同样也是做人的标准之一。

所以,当嘉德罗斯今天第三次和他“巧遇”,他便开门见山的和嘉德罗斯道明:

“嘉德罗斯,比起和人费口舌之力相谈,我更喜欢一人独处。”

说罢,格瑞垫着烈斩,啪的插入一旁的石头,像是蕴藏着爆发前的火山的紫眸淡淡的扫过嘉德罗斯,后者扬起眉,闪烁着金眸来回扫荡着格瑞绷的紧紧的脸蛋,这期间格瑞的紫眸似有似无的与那双金眸对上。

嘉德罗斯的性情火热,这...

【leo司】情非得已

⦁双视角

Tsukasa.

朱樱司喜欢弓箭在手的感觉,他可以通过调整弓弦的松紧度来掌控箭的去向,尤其是在马背上的时候。他知道无论周围什么在动,靶子是永远不可能动的,只要心静,认准目标,自然会射中靶心。

“啪。”

朱樱司用手背轻轻抹下额头,平息了近十秒的气息后,从腰间的抽出一支弓箭,搭在弦上,浸湿的双手逐渐发力,正准备松手放箭,一双手搭上他的肩头:

“朱樱,你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啊。”

他咬咬下唇,面对敬人略带批评语气的话加以默认。

敬人看着朱樱司乖巧的模样一时间竟也噎住了不知该说教些什么,他转身倒了杯热茶,递给朱樱司:

“你今天都已经射很多遍了,歇歇吧,这样下去状态会越来越不好的。”

“好,谢谢莲巳前辈。”

朱樱司...

【leo司】暧昧气氛


•原设

•互相暗恋前提下

1

朱樱司是在一片冰雪中找的leo的。

如以往所见,他那令人头疼的leader正沉浸在音符的外太空,一边撅起嘴哼着未成形的调调一边趴跪在雪地上舞动着手臂用指尖在其上乱划——当然了如果leo知道他在内心用乱划这个词这么形容绝对会气吼吼的点着他的鼻子,说他是侮辱了天才的艺术细胞。

朱樱司抱着臂搁着几米远在一旁看着,他也不是没想过现在去把那人揪回来,难得knights要开一个关于新曲子的讨论会,包括CD的发售和随之而来的各种各样活动,都得需要这个在冰天雪地里玩的不亦乐乎的人一锤定音。

他哈了一口气,干脆蹲坐下来。

找leo找惯了他也就知道对方大体在什么时侯的什么地点因为什么事而走丢。就像...

【普诞/露普】起点

•国设

•he,是糖。请务必要看到最后

•有我所认识的基尔伯特对于自身的看法和我对露普的理解。纯属个人观点

•全程别扭普注意

——————————————

*

变透明了。

基尔伯特悠然自在的托着腮子坐在椅子上,指尖无频率的不时点在桌子上,偶尔会看一眼在厨房忙碌的自家弟弟。为了证明自己内心的一个想法,基尔伯特突然嗓门一提:

“阿西!”

路德维西像是没事人的依然在菜板上剁来剁去,当当当的声响撞击基尔伯特的耳膜。基尔伯特突然兴起,一个蹦高来到路德维西的身后。他伸舌舔舔自己略干的嘴唇,抬起手臂摆弄路德维西的头发,令自己的动作幅度尽可能的小,最终退到一边,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点头。

当然路德维西因头顶奇怪的两个揪揪而在会...

【香冰】小动作三十题(1——5)

◎学院设

◎鲸组亲情向

◎家暴有

◎题源lo主:不言之盐。在此表示感谢。

*1、眼珠不安分的转动

艾斯兰想吓唬一下王嘉龙。

于是他在某天放学后悄悄来到王嘉龙的班级门口,尽量让自己不引人注目,所以在诺威从隔壁班出来发现他并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时,他机智的将刚好从一旁路过的丁马克拉过来,成功的把诺威打发走了。

艾斯兰不时的探着脑袋,紫眸咕噜咕噜的转着打量着正在慢慢收拾的王嘉龙。

这回儿正好是黄昏后,橘金色的碎片撒在王嘉龙得体的校服上,金色的线条勾勒出他的侧脸,平时如潭水一般的眼眸这时也灵动起来,仔细一看嘴角竟然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

天啊这家伙笑起来竟然有些好看。

艾斯兰看...

【露普】重生

◎国设

◎非史向

◎架空

街角开了一家新的殡葬店,店不大但东西很全质量也很好,在这居住的人经常没事来这个店转悠一圈。虽然殡葬店不是个适合闲逛的地方,可没人会在意这个。这家店店主倒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总是站在客人到的第一视野范围内,笑眯眯的为客人提供服务,笑容中好似在提醒客人这不是什么丧气的殡葬店,而是普通的娱乐消费场所。

很多人并不是为了给自己身边逝去的人而来到这里买殡葬用品,他们往往是为了给自己或自己的亲人准备殡葬用品,至少能在生命通向终点之前选择合心意的安身之物品,可以随身带着它们,无论是通往天堂还是地狱。

所以当抱着这些想法的人们光顾这家店时,他一眼就能看出他们心里的想法,这让...

© 轶想天开 | Powered by LOFTER